吕小军 想创造世界举重的一个传奇

2021年7月31日,东京奥运会男子举重81公斤级决赛场,吕小军在抓举比赛中最后一个出场,以165公斤的开把重量开启了他的第三次奥运征程。

三轮试举过后,吕小军以抓举170公斤的成绩领先其他对手。接下来的挺举比赛,他成功举起204公斤的杠铃,最终以374公斤的总成绩夺冠,并打破抓举、挺举和总成绩的奥运纪录。

确认自己夺冠的瞬间,吕小军兴奋地抱起站在一旁的教练于杰,五年付出终得回报。这一刻,他不仅为中国代表团拿到金牌,也为中国举重队刷新了历史。

吕小军今年37岁,早已过了举重运动员的黄金时段。本届东京奥运赛场上,他面对的是比自己年轻15岁左右的对手。过去备战奥运的五年里,由于年龄增长,身体机能下降,他需要比年轻人更刻苦地训练来巩固自己的水平。

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办的消息对于吕小军来说无疑是个噩耗。他这个年纪的运动员,无时无刻不在与时间赛跑。竞技体育很残酷,一年之后是否还能保持同样的状态是个未知数,很多运动员或许恰恰因为这一年命运就被改写。

但吕小军对自己有信心,觉得如果不出伤病意外,自己在81公斤级赛场上,应该没有什么对手。所以他不想放弃,决定再坚持一年。

他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先平复家人的情绪。“我妈妈的电话都不敢打,因为怕她情绪比较大,当时是让我爸跟我妈说的,做她的思想工作。”父亲问他:“你现在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伤病?”吕小军说:“没什么伤病。”父亲说:“那就再坚持,反正四年都坚持过来了,再坚持一年又怎么样。”

跟父亲聊完,他又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吕小军的妻子郭喜艳曾经也是举重运动员,两人于2012年结婚并育有两个可爱的女儿。这些年,吕小军因为备战奥运,加上疫情原因,要常年待在训练馆里,与家人一年见不了几次面,整个家庭都由妻子一人照料着。

有一次吕小军回家,两岁多的女儿躲在妈妈后面,已经不认识爸爸了。吕小军觉得自己亏欠妻子和孩子太多,所以只要有时间就会与家人视频通话,走到哪都带着老婆孩子的照片。

原本想着奥运会早点比完回归家庭,结果疫情打破一切愿景。得知吕小军又要再备战一年时,郭喜艳有些崩溃,但她最终理解丈夫的选择,给予他无限支持,让他安心训练和比赛。

吕小军最终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望,凭借稳定的发挥证明了自己。这是他第三枚奥运奖牌——此前他曾获得过2012年伦敦奥运会冠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亚军。

吕小军也因此成为中国举重史上年龄最大、拥有奥运奖牌数最多、唯一一个连续参加三届奥运会的运动员,是中国举重历史上少有的“三朝元老”。在于杰看来, 37岁的年龄去争金牌完全是在挑战极限,“小军已经是传奇了”。

从奥运备战到比赛完隔离,吕小军已经七个月没回过家。他觉得自己能坚持到现在,并在东京奥运能拿下金牌,离不开家人的支持和付出。

奥运会结束,隔离21天之后,吕小军回到天津,妻子看见他哭了,两个女儿抱着他近40分钟不松手。“女儿长个了,也长胖了一点。”吕小军说,这次比完赛,他要尽量多点时间陪在家人身边。

1984年7月27日,吕小军出生于湖北省潜江市王场镇吕垸村。10岁那年,他因为在村小学运动会中拿下田径短跑比赛第一名而被特招进王场镇小学。

1997年,潜江市体校教练邓明虎在全市运动会上看中吕小军的超强爆发力和身形,想让他来体校练举重。彼时吕小军对于举重一无所知,但家里人都觉得能到市里去上学是件好事,男孩子出去锻炼锻炼挺好的,便同意了。

14岁起,吕小军开始在潜江体校里跟着邓明虎练举重。他那时候对于举重运动员全无概念,不知道占旭刚是谁,也没想过要成为冠军,只是觉得练举重挺好玩,又能交到很多新朋友。但渐渐地,他开始爱上这项运动,并且慢慢感觉到自己在举重方面的潜能,没过多久他就被选进湖北省队。

练举重很辛苦,掌心被磨到流血,老茧破了又长出新的,锁骨经常被杠铃砸得生疼,但吕小军从来不说苦,日复一日地练着。当时在省队练习每个月需要七八百的费用,吕小军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有段时间他迫于生活压力想要放弃举重,跟着叔叔跑运输赚钱养家。后来,天津体院找到他,说可以免费训练,成绩好还有工资拿。家里人觉得孩子应该继续读书,劝吕小军去上大学。

2002年,吕小军进入天津市举重队。2003年,他被选入国家举重队,练习69公斤级。“到了国家队,全是世界冠军在里面,张国政、占旭刚他们都在,当时就觉得能跟奥运会冠军在一块训练特别开心,我觉得离我的梦想更近了一步。”

吕小军开始玩命练习,“天天都想冲重量,天天都在上强度。”也是那段时间,他把自己练伤了。2003年5月,吕小军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举行的世界青年举重锦标赛一举夺冠。但之后几年,由于伤病困扰、状态不佳,他一直无缘世界大赛。吕小军心灰意冷,对自我产生怀疑,一度打算退役。

那段时间他每天照常吃饭、训练,但对自己全无要求,基本上处于“半放弃状态”。“我很喜欢举重,但当时整个人很消极,别谈训练了,生活上都很消极,你训练还怎么练?低谷状态持续将近三四年的时间,后来我是遇到于导才缓过来的。”

2009年,吕小军师从教练于杰。于杰觉得吕小军很有天赋,但太瘦了,对他说,你这样打69公斤级非常吃亏,先把体重涨上来再慢慢练。吕小军听从于杰安排,升级到77公斤级,状态逐渐恢复,心态也越来越好。

2009年11月24日,他在韩国高阳举行的第77届世界举重锦标赛男子77公斤级比赛中,以174公斤的成绩打破抓举世界纪录,获得金牌。又在挺举比赛中以204公斤成绩打破世界纪录,同时以378公斤打破总成绩世界纪录,一战成名。

此后,吕小军愈战愈勇。2009年到2021年,他在奥运会、世锦赛、亚锦赛等多项重大比赛中先后10次夺冠,屡破世界纪录,凭借天赋异禀的先天条件和极其努力的后天训练,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举重史上的传奇人物。

一晃快20年过去了。吕小军从一个农村家庭慢慢走向更广阔的世界,聊起往事时,他感叹道:“体育改变了我的命运”。

他脚下那双一公斤重的奥运冠军定制版黄金战靴上印着“力敌千钧”四个字,这完全是对吕小军的真实写照。

在举重圈,他就是现象级的存在,所向披靡,成绩斐然,几乎是举重赛场的统治者。东京奥运会夺冠后,连裁判也在找吕小军索要签名。

在健身圈,吕小军也是众人追捧的“大神”。许多健身爱好者都感叹吕小军的肌肉线条如雕塑一般,甚至称他为“绝世美人”。吕小军2019年参加世锦赛期间拍摄的一个训练片段在国外视频网站上播放量超过500万,健身圈流传一句话:“看电视时你会觉得吕小军真厉害,当你健身时你会觉得吕小军是神。”

于杰觉得吕小军已经达到某种境界——完全在享受训练。“他训练并不是痛苦的,你不用严格地要求他必须给我完成这个重量,他是自己享受地去玩。这种感觉是非常好的,这就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境界。”

疫情隔离期间,吕小军在房间里做有氧锻炼,他现在的训练时间全凭自觉,休假也会去健身房每天练两个小时,保持肌肉。“现在举重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喜欢,我把举重当成健身在玩。”

一路走过来快20年,举重已经成为吕小军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旁人眼中极度枯燥的训练过程对他来说早已是种享受。“真的离不开举重,想这一生跟它走下去。”

吕小军觉得自己的运动生涯已无遗憾,虽然未来会做什么还没想清楚,但他舍不得举重这份事业,“无论将来做什么,我会一直留在举重馆里面。”

巴黎奥运会吕小军还会出战吗?一切还是未知。但他目前仍想继续创造传奇,拿冠军已经不是目标,他希望能够继续刷新世界纪录——“不断挑战的人生,我觉得才活得精彩。”

东京奥运会期间,吕小军夺冠后异常平静,比赛的疲惫早已冲淡了夺冠后的喜悦,在与家人通完电话后,他只想早点休息。但与其同住一个房间的谌利军拿完金牌后异常兴奋,“小伙儿觉都不睡了。”吕小军对谌利军开玩笑说: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你能不能到隔壁房间睡去。

谌利军的状态让吕小军想起九年前的自己。那是2012年,28岁的吕小军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夺冠摘金,一举成名。他几个晚上没睡觉,“感觉精神状态跟打鸡血似的”。他把金牌放在床头柜上,一睁眼都能看到。

时间过得飞快,如今吕小军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样热血沸腾了,但他很怀念那时的自己,如果有机会可以回到过去,对年轻时的自己说点什么,他想告诉那个小伙子:“给自己一点信心,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再困难的事,也要努力去奋斗。”

yabo394

567 Post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